第三百一十九章 雨幕下的刀(1/2)

第三百一十九章雨幕下的刀

阴冥界的夜色谈不上美,多了几分凄绝和冷肃,呼啸暴怒的狂风卷起漫天尘沙,宛如末日灾临,当时间慢慢走到子夜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带来的不是生机,而是一场人鬼之战的开场。

黑木部落门外,丁不二背手而立,白袍鼓风飘然,落下的雨点自动避开丁不二周身十米方圆,计都刀刀尖落地安静地屹立在主人身前,一人一刀仿佛融入天地又独立于天地,默默地等待着什么。

黑木部落内灯火通明,今夜注定是一个失眠的夜晚,他们今后命运的走向将取决去那道落在眼中如山般的白色背影,心中有害怕,有忧虑,也有激动和希望。

“外来人,你一定要赢啊!黑木再也输不起了!”

石屋中,祭司拄着拐杖的手不停的颤抖,浑浊的双眼眺望着部落大门的方向,脸上充满沉重地喃喃自语道。

呜呜呜呜~

远处鬼哭之声由远而近,打破了原有的宁静,庞大的鬼气携带着浓郁的血腥臭味如恐怖巨兽压迫而来,鬼王过路,群鬼开道,黑夜下躲藏的群兽纷纷惊惶退避,计都刀感应到鬼气到来,开始不停的轻微颤动,不是畏惧,是兴奋,是战斗的渴望。

“时机未到,安静!”

丁不二双目如繁星,深邃的目光注视着逼近的鬼气,嘴唇微张抚平了魔刀的躁动,因为正主还未出现。

鬼气到了距离丁不二千米外后,乍然停止了动作,翻涌中出现一双巨大的红色鬼眼,似乎有些诧异丁不二的存在,跟着就是愤怒,在它眼中丁不二毫无疑问就是黑木部落请来的援手,这是对它的挑衅,反抗,它讨厌反抗,既然是食物就该有作为食物的觉悟,看来以前对黑木部落还是太仁慈了,忘记了它的恐怖。

只是看不透丁不二的实力,鬼魉没有妄动,丁不二则是面态轻松,眼中充满好奇,一人一鬼就这样对视了十多分钟,除了雨打地面的声音,气氛一时肃杀,在双方对峙了不短的时间后,庞大鬼气再次出现了变化。

鬼气深处剧烈翻滚收缩,渐渐开辟出一条通道,一名白发老妪手提一盏由小孩头颅做成的白骨灯笼沿着通道走向丁不二,白骨灯笼内闪烁的幽蓝的鬼火轻微跳动。

在鬼火跳动的瞬间,丁不二眼前的空间发生了奇异变化,待瞪睛一看,自身已处在一所富丽堂皇的粉红宫殿中,殿中十几个正在跳舞的美女,扭动着万妙的身姿,美眸顾盼生姿间极尽风情挑逗,而丁不二高座王座,宛如手握权柄的帝王,大殿两边则是坐着几十位搂着各色衣着暴露的美女在大声饮酒作乐的大臣,莺歌燕舞,酒池肉林,至尊般的帝王享受,权利,美色,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快乐。

“哼,区区幻术,也敢在吾面前卖露,真是不知所谓,散!”

权利丁不二喜欢,美色丁不二也不拒绝,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他自己获得的,而不是眼前这些丑陋的红粉骷髅,生蛆白骨,从始至终丁不二都没有被鬼魉的幻术影响,意志如刀斩破虚妄,目睹如此恶心一幕,丁不二只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当即冷哼爆喝,雄浑无匹的气势暴虐而出冲破幻境空间,恢复清明。

“嗯?能破我阎婆幻界,你到底是哪来的强者,如果你能知趣退却,我可以当此事并未发生,过后还会给你莫大的好处!”

幻境被破,鬼魉也是受到了一点损伤,就连手上的白骨灯笼也变得有些黯淡,仿佛随时都可能熄灭,如果说先前丁不二是让它感觉有些看不透的话,现在心中就是忌惮,是故想要采取缓兵之计,等到功成之后再对付丁不二,可惜丁不二又岂是如此无脑之人,哪能被它轻飘飘一句话就说动。

“小小鬼物,先接我一刀再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