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阴冥界(三千多字的大章好久没写了!)(1/2)

第二百九十七章阴冥界

生机尽绝,阴风呼啸,魂无所归,荒芜的大地上遍布着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地底裂缝,随处可见的是炽烈的岩浆,一刻不停地从地底涌出,纵横流淌,摧残着这个昏暗迷蒙的末日世界,而这个世界正是与无涯血渊相通,被封印阻隔的异界——阴冥。

阴冥界内到处可见残破不堪的末世景象,就连那轮高悬天际的猩红血月,也像是被什么怪物咬去了一口,再难复当初的阴晴圆缺,作为这个世界唯一的光源,残缺的血月能带给这个温暖大幅度减少,甚至还在不停的减少。

这是一个即将走向毁灭的世界,唯有那些高大残破的雄伟建筑,还在低声泣说着它曾经的繁华鼎盛。

一个穿着破烂,满脸脏兮兮的小萝莉,长着一双宛如琥珀的水汪汪大眼睛,破烂的衣服下是一具瘦骨嶙峋的身体,甚至肚子还在不时的抽搐,发出咕咕的饥饿声,两只小手紧紧攥着前面的一个大概有十二三岁大的男孩子的衣服,两兄妹正小心翼翼地前行,走在前面的哥哥手上拿着一柄用不知名野兽肋骨打造的骨刀,或者说是匕首更为恰当,紧握着手中的骨刀,好似握着生的希望,这是他最后的依靠,能让他和妹妹活下去的依靠,灵敏的耳朵警惕着可能出现的危险,在他四处搜寻食物的眼中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应有的凶狠和坚韧,瘦弱的身体牢牢的将妹妹保护在身后,毫不怀疑,当危险来临时,这个男孩将变成最凶悍的野兽与危险搏命。

小小的骨刀上刻画着黑色的诡异图纹,而这柄骨刀是他付出受伤为代价捡回的一具野兽尸体从部落商人那儿换来的,据说是他们部落的祭司用凶兽的兽骨打造成的法器,不仅锋利无比,且能对那些四处游荡的鬼魂造成伤害。

当换得这柄骨刀后,小男孩欣喜不已,只觉得自己真是幸运,却不知那具他认为的野兽尸体的价值比那骨刀高出不知多少,商人逐利,无奸不商,即使在这个残破的末日世界,也依然不会消失,人心,人性,如斯。

呜~呜~呜~

“哥哥,倩儿好怕,倩儿不饿了,我们...我们...快点回去吧!”

突然,一阵寒冷彻骨的阴风刮过,小女孩单薄的身体浑身一颤,忍不住的恐惧袭上幼小的心灵,当即拉了拉哥哥的衣服,周泽玲珑的鼻子盯着回过头看自己的哥哥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小声道。

“倩儿乖乖,不要怕,哥哥一定会找到食物的,我向母亲保证过......!”

抱了抱妹妹的身体,忍着寒冷用自己的体温给她传递温暖,轻轻安慰道。

当提到刚刚去世的母亲,男孩眼中有泪水打转,但一直强忍着没有掉下泪,他需要坚强,不能让妹妹看见,悄悄搽掉眼中的泪水,他是男子汉,是妹妹的依靠,他不能放弃,他一定要找到食物,成了唯一的信念。

食物,食物,男孩的心中充斥着这两个字,不断提醒着他,战胜恐惧,已经快三天了,他都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唯一的一点食物都分给了母亲和妹妹,可是最终母亲还是在疾病和饥饿交织的痛苦中离开了,母亲去世时的嘱托,一直萦绕在耳边,不敢忘记,抬头看了看那轮残缺的腥月,男孩的眼神变得坚定不移,自己必须要尽快找到食物,只要有食物,妹妹就能活下来,自己也有希望成为战士,像他父亲那样的战士,而当想到那位自从自己母亲口中听到过,却没见过的父亲,男孩的心中有思念,但更多的却是难言的恨意。

因为从他母亲的描述中,他的父亲曾经是一位强大的游历战士,在整个阴冥界中都算的上是顶天立地的强者,可是自己的这位强者父亲,却自从离开部落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导致母亲思念成疾,最后遗憾而死,他怎能不恨,可惜这恨无所寄托,或许是他的母亲看出了他心中的恨意,直到死也没有告诉他父亲的名字。

将脑中的杂念摒弃,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活下去,男孩不断安慰着妹妹,驱逐着她心中的紧张和恐惧。

“哥哥,倩儿不怕了,倩儿相信哥哥,哥哥是最厉害的,一定能找到食物!”

似乎是感觉到了哥哥心神的变化,小女孩倩儿悄悄地为自己打气,反过来鼓励着哥哥,也或许在她幼小简单的心中,一直保护照顾自己的哥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

“恩!倩儿放心,哥哥当然是最厉害的,一会儿就找到食物让你吃饱!”

听到妹妹的话,男孩重重地点了点头,意气风发道,可是心中却是充满着担忧,想要找到食物太难了,但他不能放弃。

就这样,一大一小,兄妹两人继续在荒野搜寻食物,时间慢慢过去,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直到又是半天过去,阴冥界中十二个小时为一天,半天也就是六个小时。

强烈的饥饿感让两兄妹越发虚弱,找到的能充饥的食物只有腰间布袋中可怜丁丁的一点野菜,这种东西虽然蕴含的能量太少,但至少能让他们再坚持活得久一点,尽管这一点可能只有短短的两三个小时。

两兄妹确实坚持不下去了,尤其是妹妹倩儿,为了尽快将野菜化为充饥的能量,两兄妹找到不远处的一处已经倒塌的院子,这座院子据说曾经是属于一位贵族的,可惜当灾难爆发后,那位贵族也不幸死于灾难中,空留下一座残破的大院。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