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刀分生死亦问情(汗颜求票)(1/2)

第二百八十二章刀分生死亦问情

轰!

当夜神转身摘下那代表着暗夜死神的鬼哭面具,露出的是一张不似男人,不属于人间的完美精致面容,只是这张无比俊逸邪魅的脸却被一道贯穿脸颊的剑痕破坏,但即使如此,反而为他增添了一分独属于男人的阳刚之气,或许这就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吧。

而丁不二在目睹夜神真容的瞬间,深藏在脑海中的一段段记忆却如洪水决堤一般,倾泄而出,动荡着丁不二的心神,无法平静,那是一段段难以忘怀的岁月,命运的拐点何其相似,相隔多年的两人,经历了不同的境遇,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异域之地,命运将两人再次联系到一起,就像多年前两人在那个昏暗绝望的监狱中,一大一小许下的承诺,本以为再也无法相遇兑现的承诺,在今天,是否又会得以延续。

记忆回归,在那个囚禁着绝望无助,无情冰冷的监狱,那时还处于幼年的丁不二刚刚经历了丧母之痛,就被送到了那个充满黑暗,挣扎,杀戮的绝望之地,遭受了惨无人道毒打的他,弱小的他遇到了一个比他还要弱下的瘦弱身影,战栗卷缩在角落中默默哭泣,不知为何,在见到这个瘦弱身影的那个刹那,丁不二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保护欲,或许这就是奇妙的缘分,谁有说的清呢。

“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都叫我....九儿!”

“九儿吗?哈哈,我叫赢天,别怕,以后有哥哥保护你!”

“赢....天...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

......

不知为何,不明所踪,两个同样命运多舛的人,就在这个昏暗监牢中许下了那个一生也无法忘记的诺言,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践行着这个梓童玩笑般的承诺,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劫难将两人的命运分隔,走上不同的道路,一者继续独自挣扎在那个炼狱,一者失忆沦为卑微的血奴,一步步踏向死亡的边缘,直到丁不二的出现。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