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成长(1/2)

第二百七十五章成长

相隔浮生道千里之外,虚空涌动破开一个口子,一老一少两人从中飞出落下地面,正是从太上教尊威压下狼狈退走的龟丞相和龙八太子。

“啊~!丞相!为什么要屈服于那什么太上教尊,他竟敢对我出手,这是对我龙族的挑衅,我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

“砰!”

摸着自己右脸上的那道鲜红手印,虽然已经不是那么痛,但所带给他的屈辱,远超这道手印带来的疼痛,龙八太子瞪着通红的眸子,脸部狰狞地对龟丞相大吼道,他长这么大,凭着龙皇之子的高贵身份,何曾受过如此屈辱,就是那些龙族内的至尊们哪个不是对他客客气气,宠着他,可是今天,他被打了,还是被自己打心眼里瞧不起瞧的人族至尊打了,如此心里又怎么甘心,恨不得立刻回到东海,召集龙族大军来将太上教,不,要把整个人族都一起灭了,才能让他雪恨。

“太子!慎言!”

“呃~!”

静静看着眼前有些疯狂的龙八太子,龟丞相心中不犹一痛,这种痛是对晚辈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痛,他可是看着龙八太子长大的,早就将其当做自己的亲孙子看待,也正因为如此,他深切的知道龙八太子的缺陷,也不能说是缺陷,更准确的心态不够成熟。

龙皇之子的身份,对他是一种幸运,但这种幸运往往伴随着一些不好的地方,那就是生长在龙族内,背后有一位龙族之皇看护,龙族包括哪些龙族从属都对其异常恭敬,甚至可以说是纵容,由此养成了自大的性格。

而且龙族之内宣扬的都是除了龙族之外,其他种族都是劣等种族,尤其是人族,或许是龙族依然对当年败给人族依然耿耿于怀,对于人族那是极尽抹黑,耳需目染下,龙八太子当然也对人族瞧不上眼,否则也不会大大咧咧地就直接堵住一个一流宗门的山门挑战,要不是自己出现,恐怕这次死的就不是那位浮生道的天人长老,而是眼前的太子了。

想到这里,脑海一阵恍惚,胸腔内一股甘腥涌上咽喉,从口中溢出,脸色霎时变得有些苍白,身形也有点不稳。

先前太上教尊虽然没有对他特意出手,但在与清玄子交战过后,身体中早已留下不轻的暗伤,只是靠着强大的力量暂时压制,而太上教尊现身后,也存心教训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龙族至尊,在施展气势进行压迫的时候,暗中动了一点手脚,开始龟丞相或许还不觉得,没有丝毫察觉,但就在刚刚被龙八太子弄得心绪波动的时候,太上教尊的暗手发动了,好似千里之堤出现了破绽,伤势陡然加重,就连中位至尊的修为都出现了不稳,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跌落,片刻间就跌落到刚进入破碎境时的状态。

龟丞相感到修为的跌落后,面色大惊,好在那么长的时间不是白活的,电光火石间很快就作出反应,从手上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枚龙眼大小,不知名的紫金丹药放入口中,立刻闭目开始调息,现在首要任务是稳住自己的修为不要再降,至于龙八太子的情绪安抚,一时间是顾不上了。

“嗯?丞相,你怎么了?”

看到面前的龟丞相突然吐血,脸色苍白如雪,龙八太子也是心下一慌,眼中的恨火瞬间浇灭,转为担忧,正如龟丞相待他如亲孙,龙八太子也一直将龟丞相当做自己的爷爷看待,乍然见到这种状况,如何不慌。

但龟丞相现在正在全力挽救自己掉落的修为,哪里有时间回答,额头汗水不断滴落,太上教尊这招暗手太恶心了,简直是杀人不见血,兵不血刃就将一名中位巅峰至尊修为打落,要知道对于至尊这个级数的强者来说,真正在意的东西不多,其中一样就是修为,没有一名至尊不期冀有一天能够超凡入圣,成为世间敬仰的大能,修为的跌落,带来的后果,很可能直接断绝了龟丞相的上进之路。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