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人性,残酷(1/2)

第二百六十九章人性,残酷

无涯血渊,鬼王城内,客栈房间中静默不知多久,肉身干枯如同木柴失去水分般的丁不二陡然睁开了双眼,随即身体仿佛是充气一般,肉身极速恢复生机,直到恢复到和原来一样,甚至明显更加强大,生机充盈,肉体生香,再看丁不二的那双眼,那是怎样的一双眼,血海深敛,有碎金镶嵌,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人类应该拥有的眼睛,既蕴含冷血杀戮又蕴含王者威严,触及目光,便是让人胆战心惊。

咯吱~

“咦,什么东西好香!那客官,你还在吗?”

“啊!”

好巧不巧,就在丁不二神思回归的片刻,客栈房间的木门突然打开了,一名客栈小二跨过门槛走了进来,正巧就与丁不二双眼相对,刹那间目光呆滞,在他眼前丁不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滔天血海,而在血海中心,一个金身战神闭目端坐王座,王座之前有一柄缠绕煞气的魔刀。

王者不动,当客栈小二的双眼看向魔刀时,立时煞气袭脑,仿佛见到了无边炼狱,只来得及惊恐一声,面色雪白,仰面就倒,身体抽搐,口吐白沫,却是心神受到计都魔刀煞气重创,眼看是活不成了。

也是这店小二命该有此一劫,自从丁不二神思被吸入九州鼎中,已然是七天过去,而丁不二当初住店时付的押金只有三天,故客栈老板在押金完结后,见到丁不二房门紧闭,也明白丁不二可能是在修炼,可能忘记了,就暂时没有打扰,可是这一拖就又是三天,客栈老板就有些慌了,要知道丁不二住的可是客栈中最贵的房间,每天的房钱也是不菲,加上客栈老板以前也遇到过一些没有钱支付房费,却打肿脸充胖子,最后不得不暗自悄悄离开的,联想到丁不二已经第七天没有出现了,想当然的就认为丁不二可能也是那种人,这才派一名小二进入房间查看,反而误送了小二的性命。

丁不二在封印空间中根本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当初也并没有打算在这里常住,所以交纳三天的押金在他看来已经足够了,毕竟他不是来这里度假的,而是有目的的,却不知道这次会遇到饕餮鼎的异变,由此就产生了致命的误会。

封印空间内,丁不二开启全新武道,肉身方面修为突破化劲,凝聚出了斗战法身,见识到了蛮荒凶兽,打服了二代饕餮,可谓收获满满,只是美中不足的是,丁不二发现在运用斗战法身时对肉身能量的消耗太大,根本无法支撑他长时间的战斗,好在斗战法身的强悍远超出丁不二的想象,仅仅双眼一瞪,就能震慑二代饕餮,不愧斗战之名。

至于二代饕餮丁不二虽然将他镇压收服,但想要将其带出九州鼎空间以丁不二目前的实力还无法办到,不过依他猜想,等他修为晋级到阳神天人应该就能做到,如此一来,丁不二对阳神天人这个境界越发渴望期待了。

思绪回到现实,丁不二身上秘密太多,当然不容许任何意外发生,那客栈小二胆敢不经过他的允许就贸然闯入他的房间,不管是为了防止自身秘密泄露,还是因为经过与二代饕餮的一番激战,武道突破心中仍存有一份暴虐,丁不二都不会放过这名客栈小二,只是丁不二毕竟对鬼王城还存有忌惮,没有选择直接将其击杀,而是通过精神冲击,直接粉碎了客栈小二的精神意志,如此一来,客栈小二只要抢救及时,虽不至于身死,但今后的人生怕就只能当一个白痴了。

“唉,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将客栈小二变成白痴,丁不二心中没有一点内疚,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弱者就应该有弱者的觉悟,强者的威严不容丝毫挑衅,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强者既然下了杀心就不会有任何怜悯,要怪就怪他命运不济。

丁不二眼神冰冷地瞥了一眼地上还在不停抽搐的客栈小二,叹息一声,今天这名客栈小二的遭遇难免不会有自己遇到的一天,可是那有如何,只要自己实力快速提升,即使前路荆棘阻路,不过一刀劈之。

收起心中的感叹,丁不二一挥袖收起了桌上的所有物品,打开门迈步向楼下走去,到的前台,没有理会正在算账的掌柜,丁不二随手扔下一块二两重的血能石就直接离开了客栈,消失在人海中,这块血能石足够补足这七天的房钱,甚至还有不少盈余,至于这盈余的部分丁不二是留给掌柜用来医治客栈小二的,当然最后这掌柜愿不愿意医治客栈小二丁不二不知道,只不过是心中仅存的一点良知作祟。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