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刀皇剑痴(1/2)

第二百四十二章刀皇剑痴

血魔宗后山禁地内,幽幽密林,空谷不闻鸟啼,虫鸣,死寂无声,地面赤红,如被鲜血浸染一般,有尸骸横卧,惨败泛着绿光,这是磷火在燃烧,残兵断剑,好似诉说着久远前这里发生过何等惨烈的大战。

后山禁地,丁不二虽然以前也进入过一次,但或许那次是有人带领的缘故,在阵法的遮挡下,丁不二根本没有见到真正的禁地之景,走入山谷,看着地上的尸骸,山壁上因为大战留下的斑驳痕迹,每一道痕迹都代表着一道强大的意志,一招精妙的招式,尤其是其中的一条刀痕和一条剑痕最为惹眼,在这些痕迹中就像两名王者,丁不二只是单单凝视了一眼那一条刀痕,就觉得一道刀光扑面斩来,眼睛生疼,本能之下,丁不二计都魔刀瞬间出鞘,一刀斩向袭来刀光。

刀身长鸣,刀气如虹,只是让丁不二不敢相信的是,自己所发的刀气,竟还未接近那道刀光就自动消散,这种感觉,就像一名小兵见到王者,无力反抗一般,不过这刀光并未真的斩到丁不二,反而在飞出九米过后,就仿佛受到链条拉扯一般,被山壁上的那道刀痕自动收回,即使如此,丁不二还是不免被吓出了一道冷汗。

要知道以丁不二如今的修为实力,即使是匆忙所发的刀气,就是连准天人都无法轻易接下,如今面对刀痕却连凝视都做不到,那当初留下这条刀痕的强者修为不知到达了何等惊人的地步,唯有一念,可怖。

“这道刀痕传说是初代刀皇宗宗主刀皇留下的,非破碎至尊不能承受反噬,至尊之下强行观看,只会被刀痕中的刀皇意志同化,变成刀奴!”

可惜就在丁不二还想研究一下这道刀痕的时候,身边的血无情立马出声阻止道,作为血魔宗掌门的独女,血无情对这禁地中的危险还是了解颇多,相反丁不二就显得无知了。

“哦?刀皇?真是想不到这道刀痕是刀皇留下的!”

听到血无情的提醒,丁不二立马放弃了再研究的想法,有些失望的感慨道。

丁不二虽然也是用刀的好手,但如果论刀道上的造诣,与刀皇相比,那就好比小孩与巨人之间的差距。

刀皇,是一个刀中传奇,威名震慑上古的刀中至尊,修为并未达大能,但其实力却是堪比大能的强者,而且并不是如邪王那样靠着一柄宝刀九婴才能勉强媲美大能,刀皇生于上古黑暗动乱的中期,没有人知道其真正的来历,其第一次现世,就凭借一把随身的柴刀斩杀三位百族至尊,被当时的武者尊为刀尊。

一把平凡的柴刀,在刀皇手中就仿佛是斩尽天下的神兵利器,毫不逊色于那些威能恐怖的至宝神兵,饮尽至尊血,这就是刀皇,简直就是刀道的化身,化腐朽为神奇,当然真正让刀皇之名威传天下的是,百族中的一位大能想要扼杀掉刀皇,亲自出手后,却被刀皇逆天斩杀,这等战绩可以说比丁不二斩杀阳神天人还要惊世万分,从此刀皇之名取代刀尊,象征着其刀道上的盖世成就,。

大能是世间最顶峰的强者,高高在上,俯瞰天下,大能不是没有陨落的,但陨落在至尊手中还是第一次,刀皇可以说开了先河,一战惊万古,最可怕的是刀皇没有成为大能,却打破了至尊寿命的极限,并且活了三世,直到上古黑暗动乱结束,中古来到,才传闻其最终没能活过第四世,但其创立的刀皇宗,一直屹立不倒,那把刀皇的随身柴刀,也成为了刀皇宗的传承圣物。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