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逼问(1/2)

第二百四十一章逼问

就在血魔老人与邪王大战之时,丁不二却正看着眼前的血无情血美女头痛不已,特别是那杆指着自己的银枪,枪尖离自己的喉咙只有一毫米不到,丁不二都能深切地感受到那股锋利的气息,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回错一句话,这枪尖就会毫不留情地刺入自己的喉咙,夺取自己的性命。

当然即使如此,丁不二脸上也没有丝毫的恐惧,因为真要反抗,丁不二至少有一百种方法抵挡这致命的一枪,甚至将其拿下,好在血无情身上并没有杀意,否则丁不二又岂会容忍对方枪指自己。

“丁不二,说出你偷偷摸摸到禁地究竟有何目的,是不是要对宗门做什么不轨的事?”

血无情看着丁不二的眼睛,仿佛能直透心神,冷声问道,说实话她心里此时也没底,丁不二的强大是她亲眼所见,那斩杀天人的恐怖招数犹在眼前,要是丁不二真的图谋不轨,凭她一人之力,想要阻止,那可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了。

但是作为掌门子女,出于对宗门的责任,只要丁不二眼中表现出说谎的征兆,即使打不过,也要极力阻止,最主要的是,血无情心中不知为何,莫名对丁不二有一丝难以言表的信任,不认为丁不二是那样的人,又或许是为自己找一个借口,尤未可知。

面对血无情的质问,丁不二心中不禁狂翻白眼,暗道这血无情是不是傻,再看看对方那饱满高耸的酥胸,果然胸大无脑就是说的血无情这样的人,空有一身不凡的修为,却问出如此低智商的问题。

只要动脑子想想也知道,一个坏人又怎么会直接告知别人自己是坏人,真不知道说这血无情是天真,还是真的脑子有毛病,这却是丁不二不知道血无情内心的想法,就是丁不二施展他心通也只能看出血无情对自己没有杀意,却无法读懂对方的内心,正所谓世间最难测的就是人心,尤其是女人的心思。

“血美女,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对宗门可是忠心耿耿,值此危难之际,又岂会做出对不起宗门之事,我只是担心会有敌方之人想要偷入禁地,所以特意带着黑墩子前来护卫,不信你可以问问黑墩子是不是!”

被别人用枪指着自己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要不是看在对方是美女,又身份不简单的份上,丁不二早就忍不住动手了,将心中的不爽暂放,丁不二抬起右手轻轻拨开枪尖,作出身受莫大委屈的样子,倒着苦水似的解释道。

那眼睛中的真挚,配合脸上的表情,加上苦涩的话语,丁不二就堪称一代影帝,给个一百分,颁个奥斯卡一点也不过分,如此实力的精彩表演,让血无情都动容了,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错把丁不二当成了坏人。

不过血无情也不是真的胸大无脑,这么简单就被丁不二骗过去了,偏头看了看旁边的黑墩子,示意其丁不二说的是否是真的。

“血姑娘,丁哥没有骗你,他确实是带我来一起护卫禁地的!”

刚才看着血无情突然枪指丁不二,黑墩子也是着实被吓了一跳,差点以为两人要动手大战一场,现在看来,分明是雨声大,雷电小,又见血无情询问自己,黑墩子当即就毫不犹豫的附和丁不二道。

跟着丁不二这么久,黑墩子说谎话都不带脸红的,当然就他那张黑脸,就是真的脸红也看不出来,要说丁不二是影帝级人物,黑墩子足以评价为一个影神,那张憨厚老实的脸,不知道的人完全不会认为对方会说谎,就是丁不二自认看人精准,有时也看不懂黑墩子,不然也不会当初第一次见面时就被他骗了。

“好吧,既然你们是来守卫禁地的,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为何要偷偷前来,害的我还以为你们要做什么坏事呢!”

得到黑墩子的确认,血无情点了点头,相信了丁不二的话,收起手上的银枪,脸上再次浮现出笑容,宛如百花盛开,让丁不二都不犹地有些看痴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