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亘古邪说(1/2)

第二百四十章亘古邪说

九婴邪斩,至尊再陨,邪王一刀送葬断宏,其临死狂笑犹在耳边回响,仿佛在奚落着什么,又或是预见了什么,让邪王心中不犹的一紧,升起一丝不安,更多的还是恼怒,想他邪王一统邪道,纵横天下,没想到劝服不成,反被奚落,连带着对仅存的那位血魔宗宿老也失去了耐心。

“我......”

沾染至尊之血的邪刀,点点滴落红星,其上隐隐可见同修好友的怨魂浮现,只觉死亡从未在此刻离自己如此接近,自从他突破破碎境,成为至尊以来,多少年过去了,他已经都忘记了这种感觉。

屠刀逼命,面对眨眼便至的死亡,就是人间至尊又如何,心中恐惧顿生,就在他左右不定的时候,或者说想要投降的时候,一道遮天血爪突然突破空间束缚,抓向邪王。

“谁?”

血爪突降,邪王大惊,周身陡然一寒,无穷浩瀚压力袭来,压迫的骨头吱吱作响,毫无疑问,出手的是一名旷世强者,顶峰大能,邪王心中疑惑不解,到底是哪来的大能对自己出手,要知道据他所知,血魔宗根本没有大能存在,更何况要是真的有大能,又岂会容忍到现在才出手。

这却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天魔教抛弃了,否则就不会有此疑惑了,说来当血魔老人意外现世后,天魔教教主就明白血魔宗这次是命不该绝了,在离开前果断通知了天魔教众人和玄阴宗这个盟友,至于邪王门,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邪魔本就有仇,虽然这次双方合作一起攻打血魔宗,但其实两方心中都明白,这不过是暂时的联盟,各怀鬼胎而已。

能够借机在削弱血魔宗后,再将邪王门实力削弱,何乐而不为,最重要的是能运使九婴邪刀的邪王,实在是太容易引起天魔教的忌惮,现在邪王还未突破至尊境还好,要是真的让其突破到大能,对天魔教就是巨大的威胁。

所以天魔教教主才借此机会黑邪王一把,当然他也不指望实力未复的血魔老人能够击杀邪王,目的就是想看看手持九婴邪刀的邪王究竟有何等实力,当然如果邪王和血魔老人两人能同归于尽那就最好了。

事实也正如天魔教教主所期望的,在察觉血魔宗又一名至尊陨落后,血魔老人可谓是勃然大怒,愤而出手,毁天灭地之威,欲灭杀邪王。

“亘古邪说!”

大能出手,杀机夺命,邪王不敢保留,功体沛然运转,体内邪能浩瀚而出,灌入手中至邪之刀九婴邪刀,顿时邪气暴窜,充斥天地,身后一道亘古邪影仿佛跨越时空而来,面容模糊,看不清楚,但恐怖,威严,邪恶的气息却是肆意摧残虚空。

亘古邪影手中同样提着一把邪刀,仔细一看,和邪王手中的九婴邪刀并无二致,随着邪王极招上手,身后的亘古邪影做着和邪王同样的动作,刀起刀落间,一道邪异无比的紫色刀芒斩出,邪音浩荡,仿佛在诉说着亘古的至邪传说。

“噗!”

极招对撼,如归混沌,两者高下立判,邪王极招上手,虽然强势挡下了逼命血爪,却也是在极招冲击下內腑受创,逆血狂喷,不过邪王也不愧是堪称当世大能以下的最强者,手持九婴邪刀,大能一击也无法使其退后一步,只是身后本来就略微虚幻的亘古邪影变得更加虚幻了,好似风一吹就会消散一般。

“哼,你到底是谁?”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