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邪斩(1/2)

第二百三十九章邪斩

浩瀚无垠的璀璨星空之中,一颗直径不过万里的小行星上,此刻正上演着追与逃,追杀与被追杀的戏码,前者满脸惊慌狼狈逃窜,后者眼带戏虐,好似闲情漫步中与前者的距离不断拉近。

“桀桀,你们逃不了的,还是束手就擒吧,只要你们两个愿意脱离血魔宗,投靠我邪王门,凭你们两人破碎至尊境的修为,依然可以高高在上,又何必为了血魔宗这个注定覆灭的宗门效死呢!”

一阵厉笑,在慢条细理中,邪王看着远处飞奔的两名血魔宗宿老,满怀诚意地劝道,其实如果邪王真的想要斩杀这两人,凭其实力又岂会给两人逃遁的机会,这也是强如邪王也不得不为之,邪道自从兵败逃入西域后,多年以来,在邪王带领下实力虽然有所恢复,但真正的破碎至尊境的顶尖强者数量,却是还不如一个中原四宗的血魔宗。

正所谓不做饭不知柴米油盐贵,邪王掌管邪道后,才知道邪道早已不复原来的辉煌,空有一个三道中邪道的名头,实则内部因为多年明争暗斗的内耗,强者凋零,即使统一了整个邪道,也不过算个顶尖势力,邪道想要发展,留在西域根本不可能。

要知道西域乃是蛮人的地盘,之所以接纳邪道,不过是想借此给中原正魔两道喉咙中插一根刺而已,本就不安好心,又岂会真的给邪道发展壮大的机会,从进入西域以来,明里暗里蛮人一直都在分裂邪道内部,根本不希望邪道再次统一。

在邪王出世前,邪道内部的倾轧一度差点将整个邪道埋葬,残留的高手不断陨落,新晋的高手又稀少无比,当邪王出世后,以大毅力和强绝的实力突破蛮人的阻拦,才总算为邪道争取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渐渐恢复了一点元气。

但是即使是邪王,号称邪道魁首,其实也并未完全征服所有的邪道势力,否则也不会带领邪王门冒险回到中原,还与天魔教这个灭道仇敌合作,此次说到底邪王虽然也觊觎血魔宗内的诸般宝物和秘籍,但血魔宗内的那些高手他邪王门同样渴望无比,他没有蒙骗那血魔宗的两位宿老,如果两人真的愿意投靠他,那么让他们成为邪王门的太上长老也不无不可,至于忠诚问题,邪王有的是办法让两人乖乖就范。

闲话不提了,两名血魔宗宿老听到邪王的话,老实说心里不动心是假的,修炼到他们这种地步,每一个都是相当惜命的存在,开始还因为抱有一点希望,血魔宗如以前几次一般能够安然成功度过此次大劫,但现在看来,血魔宗已经是毫无希望了。

特别是在亲眼目睹自己三人中的一人被邪王无情斩杀,一想到那不甘无助的双眼,两人就不禁打了个冷战,好似那双眼无时无刻不在眼前晃荡,提醒着他们如果继续抵抗下去,好在两人能修炼到破碎至尊境,内心也是无比强大,两人相视一眼,瞬间明白彼此的想法,陡然再次加快逃遁的速度。

邪王的许诺虽然很动人,但真让他们背弃血魔宗投靠邪王门,那是不可能的,首先血魔宗作为魔道宗门,又岂会没有考虑到门下的忠诚问题,魔道中人在世人心中向来是损人利己的形象,如果没有强力的限制手段,又如何能约束的了门下的那些桀骜不驯的魔头,所以想要让他们两人叛变,那付出的代价未免太恐怖了,而且现在也还没有到事关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仍抱有一丝侥幸心态。

其次,邪道的名声实在是在远古时就是臭大街的存在,比魔道还要不如,要是自己两人真的投降,说不定会遭遇什么更加恐怖的事情也说不一定,毕竟邪道传说中并不缺少那种夺取别人功体来成全自己的秘法,当然这些想法邪王不知道,否则他一定会气急,因为邪道以前确实有这种秘法,但在邪道被赶出中原时,这种邪恶的秘法都被三教销毁了,至于三教会不会私下有保存,邪王不知道,但至少邪王知道自己现在手上确实没有这种秘法。

“恼人啊!既然你们找死,就别怪我了!”

“九婴邪斩!”

见两人竟然不理会自己的话,反而加快速度逃遁,这种无声的冰冷拒绝,将邪王真的惹恼了,收起脸上的戏虐,变得无比狰狞,双眼凶光猛射,气势爆发,周围虚空都开始动荡不安,邪气席卷天地而出,随即手上出现一柄用不知名凶兽的脊椎骨炼制的白色骨刀,正是邪道至宝九婴邪刀。

邪刀在手,邪王猛然一喝,盖世功体首现,邪威滔天,压倒虚空的一刀力劈逃遁中的血魔宗两位宿老。

“快,一起出手!”

“黯灭!”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