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由爱生魔,帝冥破尊(1/2)

第一百六十六章由爱生魔,帝冥破尊

天巫城,血魔宗驻地内,在听到丁不二的建议后,七杀魔侯也是心有所动,此时他伤势还未痊愈,只剩下天人境巅峰的修为,换在平时还能威慑一方,但如今他进阶破碎至尊的消息恐已传遍天下,难免血魔宗的敌对势力不会趁此机会,除去他这个大敌,加上南疆乱世已现端倪,天巫城确实不是久待之地。

“徒儿,你考虑的不错,这天巫城已经不再安全,你马上吩咐下去,我血魔宗驻地内的所有人立刻撤出南疆,回返血魔宗!”

七杀魔侯也是果断之人,既然决定离开天巫城,丝毫不拖泥带水,更是考虑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南疆变化,当即吩咐丁不二通知驻地内所有人一起离开。

“是,弟子这就去办!”

丁不二也没想到七杀魔侯如此果断,竟然要直接撤销天巫城的血魔宗驻地,丁不二对于这些驻地内的血魔宗人员的性命虽然不在意,但七杀魔侯既然要如此做,他也不会反对,领命之后就前去找正不知在哪个角落里哭泣的严嵩将军。

“思思,瑶瑶被囚,你现在也不能再待在南疆了,就跟为父一起回血魔宗如何?”

丁不二离开后,七杀魔侯又看向身旁的思思,九黎圣母被囚,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思思的身份已经暴露,如果思思再待在南疆,九黎族断不能容她,一想到这里,七杀魔侯又如何放心思思。

“父亲,你是说母亲被囚是因为我的身份暴露了?可是知道此事的只有我们四人,外人怎么会知道?”

思思刚开始还以为九黎圣母被囚是有其他原因,还想等丁不二和七杀魔侯离开后,就回去九黎圣殿,不想却是因为自己身份暴露,这让她惊疑不已。

“不错,你母亲就是因为你的身份暴露才会被囚禁,也怪那天为父大意,没想到当时在场的除我们四人之外,竟还有一人在窥探,也是他在那场大战后,揭穿了你的身份,此人可恨至极,下次再遇到此人我必杀他!”

七杀魔侯眼露凶光,心中也有一丝后悔,要是那天自己谨慎一些,思思的身份也不会泄露出去,瑶瑶也不会因此被囚,对于那名罪魁祸首,七杀魔侯是恨得牙痒痒。

同一时间,在帝江族地九黎圣殿一处秘密囚禁之地,其内阴森恐怖,不时有各种铁链碰撞声,嘶吼声,痛苦声响起,帝江族长老帝冥眼色阴沉地行走在地牢通道中,很快便来到了一间还算整洁的监牢。

“萱儿,你当初为何要留下那个孽种,为什么?”

看着监牢中盘膝闭目静坐的九黎圣母,帝冥眼中转过爱恋,痛苦,不甘,最后化作一声疯狂地怒吼。

九黎圣母本名帝萱瑶,是帝江族太上族长的女儿,而长老帝冥则是帝江族上代大祭司的儿子,作为当时实力地位都不相上下的两位强者的子女,帝萱瑶和帝冥从小便被看做是帝江族中金童玉女,天生一对,同样帝冥也从小就喜欢帝萱瑶,可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情,帝萱瑶却并不喜欢他,只是把他当哥哥看待,可能没有七杀魔侯的出现,两人最后或许还有机会在一起,但恰巧不巧的七杀魔侯被仇敌打伤逃入南疆,偶遇了帝萱瑶,两人相处不久,帝萱瑶就被七杀魔侯的非凡气质吸引,两人很快便陷入爱河,郎情妾意,得知此事后的帝冥当然是对七杀魔侯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不过有帝萱瑶的庇护,帝冥多次暗算也并未奈何得了七杀魔侯。

可惜幸福来得突然去的也突然,伤势痊愈后的七杀魔侯因为自己大仇未报,断然离开了南疆,帝萱瑶痛不欲生,帝冥正以为自己机会来的时候,却又突然听到帝萱瑶将竞选上九黎圣女的消息,只能将这份爱恋藏在内心深处,随着时间过去,这份隐藏至深的爱恋竟然并未有丝毫减弱,反而化作了他的心魔。

天下间最可怜的是痴情人,最可恨的也是痴情人,自己得不到就不想他人也得到,在那天他见帝萱瑶突然离开祝融城后,也悄然跟随,却没想到听到了让他悲愤欲绝的事,思思竟然是帝萱瑶和七杀魔侯的女儿,这彻底将他的体内心魔释放,内心的仇恨和嫉妒再也压抑不住,才会当着九黎众位至尊的强者的面揭穿了这个秘密。

此章加到书签